首页 美术信息 国画名家 书法名家 油画版画 艺术品拍卖 美术院校 招生信息
美术培训 美术论文 书画艺术 书画拍卖 报考指南 美术馆 画廊 收藏家
徐悲鸿作品推荐
张大千作品推荐
『推荐画廊朵云轩』
『推荐画廊荣宝斋』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支健——从传统到当代·我的创作观
人物:支健——从传统到当代·我的创作观
金安传媒 阅读:548次

人物:支健——从传统到当代·我的创作观


从传统到当代
一一我的创作观
文/支健


     我喜欢传统艺术也爱当代艺术。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而言,继承"传统"勿用置疑,一味固守"传统"必不可取。

  当代中国画的面貌呈现出一种多元化的文化格局,这是不争的事实。多元化的中国画面貌它不是杂乱无章的,它是有迹可寻的。当代著名的美术评论家朗绍君先生从史论的角度,对当代中国画作了一次全面梳理,他把当代中国画归纳了三个类型传统型、泛传统型和非传统型。我非常认同他的观点。


一、传统型
     其特点是坚持传统绘画最基本的语言方式笔墨方法。笔墨方法不仅包括写意画的笔法墨法,也包括工笔画的"骨法用笔"以及相关的晕染法。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吴湖帆、贺天健、陆俨少、李可染、傅抱石以及晚近许多中青年画家,都属此类型。他们也有人适当吸收西画国因素(如李可染),但并不因此而改变其语言方式的民族特色。它是传统的,古典的,但又有新意,绝非对古人的重复。传统型在形态、性质上属于古典艺术被现代中国人所广泛接受、有生命力的古典艺术。作为一种语言形式,它们高度成熟与完美,不存在"转型"和"现代化"的问题。书法、诗词、戏曲、曲艺、芭蕾舞、古典写实绘画、古典音乐等等,也都具此性质与特色。要它们"转型"和"现代化",无异于破坏和否弃它们的基本特色和完美。视世间一切"革新"必优于"守成"的观念,对这些艺术形式并不都具有真理性。如果有一天它们合规律性、合目的性地消亡,那就让它们完美着消亡。以破坏其完美性为代价的京剧现代戏式的"革新",可以作为古典艺术的一种畸形异变存在,但不能视为它合理的"现代形态",更不应当作它的替代物。  
     传统型中国画的生命活力,体现于它仍在流动和演进;但这种流动演进不采取突变、质变而采取渐进的方式。它的内容、情感、具体程式、画法与风格都不断新变,但不改变由其基本语言方式决定的传统(民族)风格。这一原则可借梅兰芳"移步不换形" 的戏曲改革主张来表述。依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移步"是有所前进,"不换形"是不改变它的基本特色。对中国画而言,不换形就是不改变它的笔墨语言方式包括它的材料工具和相应的程式性,对力感、节奏、韵致的要求,以及对道与技、心与物、形与神、人格与风格和谐关系的追求等。以笔墨方法为主但又适当借鉴西法的"不变形"之作,如李可染的山水画、张大千晚年泼彩泼墨作品,仍可列入此类古代中国画,也并不绝对的"纯"。迄今为止,传统型仍是最为完美的中国画型式,吴、齐、黄、潘等杰出大师都出自此型。但满足于成熟与完美,也会导致惰性、重复与衰微。如何使它不断地"移步"而又"不变形",是它面对的常新课题。 

二、泛传统型(也就是中西融合型)

    指古典中国画的变异形态,如高剑父、高奇峰的"调和中西"之作,徐悲鸿、蒋兆和融入了素描因素的人物画,林风眠以水墨为主的仕女与花鸟,陶冷月的月景山水,吴冠中的部分彩墨风景,及当下中青年画家同一倾向的作品。它们强调"现代性"与"转型",广泛地借鉴西方绘画,移步换形,突破传统媒材与笔墨方法的限制,手段更加自由,面貌愈趋多样。 但它们仍立足于中国画这个根,在材料工具、技巧画法和风格情味上与传统风格保持着亲密的关联。他们已经创造了诸多世纪性的经典作品,赋予中国画以新鲜而旺盛的活力。  
     泛传统型包容了丰富的风格样式,这些风格样式有很大的差异性,是中国画多元趋向的主要体现者,并在当代中国画格局中占据了主流位置。它们为个性表现与自由创造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为中国画的题材、主题和技巧发展开拓了更广泛的领域。但同时,它们也使中国画的边界变得愈加模糊,在相当程度上消解了中国画的特性。它们不断扩展的开放性对特定技巧的要求渐次放松,致使其形式语言的混杂、粗糙和浅陋日趋严重。经验表明,缺乏对中西两种艺术的深入理解与把握,没有扎实的传统功底与修养,很难有真的突破与成功。 

三、非传统型
    指中国画变异的极端形式。它介于中国画与非中国画之间,是一种边缘形态。它们保留或部分保留着传统中国画的材料工具,但作画观念、技巧规则和风格面貌大都取借于西方,与传统中国画的联系已微乎其微。某些作品已跨出中国画边界,大略混同于水彩画、水粉画、丙烯画或综合材料画。它们大多抛弃了笔墨方法,或代之以其它画种(如油画)的技巧方法,或变为不拘一格的综合制作方法,或只把"水墨"媒材从笔墨传统中分离出来,将它"还原为单纯的材料"而随意用之。林风眠的彩墨风景与静物,赵无极、赵春翔、吴冠中、朱德群的抽象水墨与彩墨,刘国松的彩墨拓印与拼贴,以及当代被称作"实验水墨"的一些作品,大多属于此类型。它们总体上采取"西体中用"方式,在整个中国画范围中具有"前卫性",最接近于西方近现代艺术,是移步换形欲出中国画边界或已出边界的类型。 
    非传统型中国画的意义,在于它融合中西艺术的极致性探索,它对新的样式、风格的综合与创造,对水墨材料新的可能性的实验,对新的视觉经验的求取。但探求者大都以西方现代艺术(如抽象艺术)的观念与图式为主要参照,对中国画传统的借鉴大体止于材料和象征性符号层面,他们的旗帜是"现代化",因此愿以"现代水墨"命名而不愿称作"中国画"。作为当代中国画的一个类型,其危险性在于放弃传统绘画的基本特色,成为西方绘画的附庸藩属。

  中国画的多元化,是百年来中国文化环境的产物。绘画是一门视觉艺术,一幅绘画作品作为一个视觉图像,首先,它是让人观看的,一幅绘画作品它必须具备观赏性。其次,才有装饰性。传统型国画一般尺寸较小,在古代,是文人雅士邀请三五好友在书斋观赏的,然后,或作中堂、或作条屏挂于厅堂书房作装饰用。而进入现代社会,人们对绘画的现赏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城市化的迅速扩大,现代建筑的出现。传统讲笔墨、讲格调、讲气息的中国画已不适宜在现代建筑环境中观赏和悬挂,一幅传统的中国画与现代建筑环境的气场是不相合的。此观点只表述普遍性而不排除个别性。虽然大尺寸的中国画在展览中比比皆是,但是它们的制作性不能代表写意性的传统型国画。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由于现代科技文明发展,地球已成为一个村!世界各国的文化都在不断的相互吸收相互融合,甚至已经超越了地域文化与种族。这表现在建筑、音乐、电影、美术等各个艺术门类上。人们对绘画的审美趣味也在随时代发生着变化!这是历史的潮流不可逆转。当代人的审美趣味也不可能再停留在农耕文明时代。

  八十年代,当贝聿铭的玻璃金字塔要建造在卢浮宫的院子里时,在法国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90%的巴黎人反对建造玻璃金字塔(当时,艾菲尔铁塔建造之初也遭遇同样的反对与叫骂声。)建成之后,却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同。许多行家们认为这座玻璃金字塔不仅是体现现代艺术风格的佳作,也是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的独特尝试。

  贝聿铭的另一件作品苏州博物馆,堪称中国最美的博物馆,它的设计建造吸取了苏州古典园林之精华,融合现代建筑风格与中国传统文化之美感,即现代又传统。苏州博物馆建成后,它的知名度甚至超过了它的馆藏品。因为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件精美的建筑艺术品。

  以上所举贝先生的两个建筑案例,代表着文化观念上的保守与开放、传统与现代的思想意识。充分说明了当代全球化时代背景下,人们的思想观念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泛传统"也就是文化艺术中的中西融合成为一种时代的潮流。正如上述朗绍君先生所说:"传统式的中国绘画如果有一天它们合规律性、合目的性地消亡,那就让它们完美着消亡。以破坏其完美性为代价的京剧现代戏式的"革新",可以作为古典艺术的一种畸形异变存在,但不能视为它合理的"现代形态",更不应当作它的替代物。"非传统型的中国画其危险性在于放弃传统绘画的基本特色,成为西方绘画的附庸藩属。
     所以我的创作观念更认可"泛传统"的中西融合型。

  传统是一条永远的流动着河流!它不是固定不变的。当年,长安画派的代表人物石鲁先生说过:"你把你的画画好了能流传下去你以后就是传统"但是,怎么才能把画画好?画的好有没有标准?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想,当徐渭的墨葡萄画成时,他在他那个时代他的作品是不是传统的?当八大的作品出现时,他在他那个时代作品是不是很现代很前卫的!我们不能永远沉溺在旧有图式中不能自拔,过分强调传统的那些人,很大部分是缺乏独立思考精神的,是死守传统、固步自封的一类。


  

     继承不是最终目的,创新和发展才是根本和关键。我想如果古人活在当下,同样也会也会创作属于这个时代的新题材、新观念、新样式与新技法的作品,而不会一味地沉迷在所谓的传统里自我陶醉和满足。怎么样解决继承传统与创新的问题,我想,中西融合型的艺术创作观念无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方向和一种可能。

  在全球化时代潮流下,创新必优于守成。植物嫁接的好能产生优良品种,我认为混血儿就是长的好看。

 
,,,
信息来源:金安传媒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美术教案| 个人建站 | 邮箱登录 | 管理员登录

版权所有:中国美术网络电视 网站建设:硅峰网络西安网站建设服务中心

本站域名:www.MS8868.com   网络实名:美术网 美院   陕ICP备11009774号-1
联系电话:13309220685mail:jinann@126.com